208/365

image credit: friendly's

image credit: friendly's

從小我就喜歡吃簡單的東西。最喜歡的冰淇淋口味是香草,最喜歡的汽水是雪碧,所有的食物我都最喜歡原味的。只要加了料我就覺得太複雜,一直到現在都是。所以其實長大後我發現我當初算是一個蠻好打發的小孩,一直對吃都很乾脆,連買衣服買鞋我也能三秒下決定。

這幾天常在想著過去幾年來一直在調整的生活,原來可能跟我從小的個性有關。我一直想把事情調整到最簡單,無論是家裡的食物櫃整理方法、清潔用品的品牌、每個月中月尾繳交的帳單(美國一直都是一個月發兩次薪水)、皮膚管理方式、飲食方法、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我都一直想辦法以最不複雜的方式處理。很妙的是,擁有跟我南轅北轍的成長方式還有個性的思先生,也剛好是不喜歡複雜的人,所以婚姻裡要經過的許多坑吧大小吵我們也都經歷過,但至少對於簡單生活這部分,倆人總能達成共識。

其實很多人會認為我總是目標很堅定,因為我不喜複雜化的個性,有時候太確定,讓旁人有些無所適從。但其實我是一個非常愛研究和討論的人,尤其是研究還有測試這一塊,光是無毒無矽靈不乾澀的洗髮精我就換過至少20瓶,直到我找到目前喜歡的組合為止。所以其實我決定做一件事情買一個東西前,都是做過許許多多的功課,多到好友笑我他都不用ask Siri,他可以直接ask Sandy。我不是想說我樣樣精通,其實世界上大概有99%的東西我還是昏頭昏腦的只知道皮毛,但至少我生活/工作環境內有觸碰到的東西,都是經過我一番比較測試才決定下來的。這太過於想要精簡化的個性,其實是好也不好。但至少,簡單能讓我那永遠運作不停的腦子獲得少許的寧靜。

對我個人來說,可能最難整理的是情感,因為我太重視每一份親情、友情。我想那是一輩子的功課吧,不能像是因為喜歡白上衣就整個夏天穿白上衣。人與人之間所有的進退、周旋、歡喜、憂傷都是一門功課。擁有台灣與美國生活及人事物,也會讓這些事情更加複雜,我的謙恭在美國成為了軟弱,我的有原則在台灣成為了難搞。

但到現在,我還是如孩童時代一樣,寧願靜靜的當一個充滿好奇心什麼都想試試的簡單海綿,也不喜歡當亮麗複雜的聖誕樹。之前紐約熱浪來襲,我和思先生散步到住家附近買冰淇淋解熱,我還是點了最簡單的香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