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365

幾個月來,發生了不少事,有好有壞,大部分是好的。

一年半前離開設計公司決定要自己接案子、創業之後,經過一陣子人生的整理,就是想用一種比較客觀的方式去總結這些年來的經歷,訂下目標,然後往那個方向前進。

離開了正規的設計公司,但設計師這個稱呼,我想我不可能放下。因為十二年來,從一開始設計不管是Jay-Z,Rihanna還是Bon Jovi的廣告,Bloomingdale's的購物平台app,到NFL,USA Today Sports的app,從UI到UX,還有替許多的金融甚至新創公司的電子產品設計一系列的引導會議(faciiltation workshops),找出這些產品在市場上的新定位還有價值主張(value proposition),也終於瞭解了服務設計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學到的不只是這個行業裡常令人措手不及的成長及轉變,更深刻的去體會在每一份工作裡,我到底扮演了整個大系統裡的哪一個角色。

那這幾個月我到底沒寫文又跑去做什麼了?呵,其實就是朝著之前既定的目標前進呀。

我最想念也一直最希望能持續經營的其實是在職場裡關於引導的部分。不是引導客戶,而是引導年輕的設計師。上一份正規工作裡,除了真正的設計及業務,我也是負責帶領暑期實習生和面試新人的成員之一。因為自己曾經在沒有窗戶的小公司、全世界都有設點的大公司、百貨公司的新科技部門、知名設計顧問公司都工作過,還自己當過一陣子的soho族,所以也算是看過蠻多不同種類的UX/UI設計工作生態了。

現在UX設計是一個很熱門的字眼,但說真的要做好UX,需要的不只是學歷,這個我下次再寫。因為自己本身很希望幫助年輕設計師,也不想讓過去的多元經驗付諸東流,因此我開始尋找可以讓我維持這個夢想的工作。其實並不容易,因為每個人都說,那你為什麼不就去教書,你不是有碩士學位?但我目前渴望的其實比較是類似一對一的引導,不是補習,而是專心的聆聽並引導每一位學生。這樣的方式除了讓我能專注的協助每一位設計師,我也能從中更理解自己對於教學的熱情還有耐性,我不排除以後當老師的可能性。

從台灣過完年,日本渡完假回來之後,這個引導學生的工作機會很妙的出現了。我目前的身分是在替從Designlab 裡的UX Academy中畢業的學生們當求職引導者(Career Coach)。

現在是一個流行網路授課的時代,所以雖然很方便,但也有點氾濫。學習者其實要花更多的時間去做功課,瞭解這些課程的實際品質還有與自己本身需求的相容性。其實突然遇上這個工作讓我滿開心的,Designlab有不同的課程,其中最完整的課程就是580個小時的UX Academy,我因為考慮過教學,所以比較過了不少UX課程,這個課程的完整度其實真的是目前做的蠻好的一個。

過去幾個月來,我忙著從生活中安排出時間來做這份工作,目前也做的很開心。除此之外,我也在準備自己創業的事情(明白人都知道一定跟烏龜有關)。創業需要的除了熱情還有很多法律相關,稅金相關,操作業務等等的重要雜事。說簡單不簡單,說難也不是達不成,但我一步步慢慢的往前行走中。

所以其實沒寫文的時間都過得蠻充實的,大部份的瑣事也都是很好的事,壞事其實很少,大部份與家人健康有關,但還好目前都不太嚴重。終於能騰出心思來寫文,其實是值得歡呼的(自嗨)。不管是教學方式、創業經驗、還是生活我都會慢慢的寫下來,多了歲數也少不了心得。今天先畫個圈圈。